东莞东城区冯某珠交通事故死亡索赔一案民事判决书_东莞约克律师事务所

广东约克律师事务所专业为你提供东莞刑事、离婚、房产、工伤、交通法律免费咨询服务

当前位置:首页>业务范围 > 交通事故 > 热点案例 >

东莞东城区冯某珠交通事故死亡索赔一案民事判决书

东莞东城区冯某珠交通事故死亡索赔一案
   
   郭某根,陈某华,郭某与张某营,深圳市某某港贸易有限公司,何某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广东省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东一法民三初字第130号

   原告郭某根,男,1971年9月13日出生,汉族。
    原告陈某华,女,1940年1月23日出生,瑶族。
    委托代理人郭某根,本案原告之一。
    原告郭某,男,2000年9月14日出生,汉族。
    法定代理人郭某根,本案原告之一。
    委托代理人王彬、邓智良,广东约克律师事务所律师、实习律师。
    被告张某营,男,1986年7月15日出生,汉族。
    被告深圳市某某港贸易有限公司(下简称“某某港公司”),住所地:深圳市宝安区西乡街道钟屋下角山工业区钟屋物流园办公楼物流调度楼(四)F栋F204(办公场所)。
    法定代表人张某玲,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陈某,该公司员工。
    被告何某,男,1970年4月18日出生,汉族。
    原告郭某根、陈某华、郭某诉被告张某营、某某港公司、何某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依法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5月20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郭某根、陈某华、郭某的共同委托代理人王彬、被告某某港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陈某到庭参加诉讼。被告张某营、被告何某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2013年10月31日19时30分,被告张某营驾驶粤BR6556号重型厢式货车在景盛路由南往北方向行驶至东莞市东城区牛山外经工业园景盛路和伟祥路交叉路口,见冯某珠驾驶无号牌两轮自行车由相对方向往左行驶,被告张某营在制动车辆并往右避让的过程中,车头右侧与冯某珠及其驾驶的自行车右侧发生碰撞,造成冯某珠受伤经抢救无效死亡及两车受损的交通事故。该事故经东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东城大队处理,认定被告张某营、冯某珠负事故的同等责任。粤BR6556号重型厢式货车没有投保。为维护自己合法权益,原告诉至法院,请求判令:1、被告连带赔偿原告各项损失共计504209.25元,其中死亡赔偿金604534.2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丧葬费28200.5元、住院伙食补助费300元、护理费300元、误工费628.49元、被抚养人生活费55990.88元、赡养费22396.35元、处理事故人员误工费1965元、住宿费2700元,按照责任划分。2、由被告承担本案的全部诉讼费用。
    被告某某港公司辩称,1、本案涉案车辆是何某购买的,挂靠在我司名下经营的,该车的实际支配人是何某。2、我方认为原告按城镇标准主张死亡赔偿金不合理,原告提供的证据显示原告未能在东莞城镇居住一年以上且有固定收入。3、丧葬费计算有误,应为27842元。4、被抚养人生活费、赡养费请法院核实原告的证据予以确认。5、原告提供的证据无法显示处理人员的实际住宿情况,住宿费具体由法院依法认定。6、我方对该起事故发生不存在任何责任,请法院驳回原告对我方的诉求。7、我方没有垫付过费用给原告。
    被告张某营、何某没有提供答辩意见,在举证期限内亦没有向本院提供任何证据。
    经审理查明,2013年10月31日19时30分,被告张某营驾驶粤BR6556号重型厢式货车在景盛路由南往北方向行驶至东莞市东城区牛山外经工业园景盛路和伟祥路交叉路口,见冯某珠驾驶无号牌两轮自行车由相对方向往左行驶,被告张某营在制动车辆并往右避让的过程中,车头右侧与冯某珠及其驾驶的自行车右侧发生碰撞,造成冯某珠受伤经抢救无效死亡及两车受损的交通事故。该事故经东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东城大队处理,认定被告张某营、冯某珠负事故的同等责任。粤BR6556号车辆的登记车主为被告某某港公司,车辆实际支配人为被告何某,被告何某将粤BR6556号车辆挂靠在被告某某港公司名下进行道路运输经营活动。粤BR6556号车辆重型厢式货车没有投保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下简称“交强险”),交强险的医疗费用赔偿限额为10000元、死亡伤残赔偿限额为110000元、财产损失赔偿限额为2000元。
    事故发生后,冯某珠于当天被送往东莞市人民医院治疗至2013年11月5日死亡,住院5天。冯某珠是农村户口,其母亲陈某华事故发生时73周岁,有包括原告在内的5名成年子女赡养;其未成年子女郭某于2000年9月14日出生,仍需被扶养4年11个月,由其父母两人共同抚养。原告主张冯某珠在东莞居住一年以上,主要收入来源于城镇,提供了单位证明、单位营业执照复印件、劳动合同(2013.3.30-2016.3.29)、参保人险种缴费明细表(2011.5-2011.12;2013.5-2013.10)、银行流水(2013.4.26日起)、派出所居住证明(从2013.2.27日起居住出租屋)等证据予以佐证。
    原告主张事故发生前冯某珠在东莞幸康电子有限公司任职,月平均工资3142.43元。原告主张因此交通事故花费住宿费2700元,提供部分定额发票佐证。原告主张处理事故人员误工费1965元,但没有提供任何证据佐证。
    以上事实,有亲属关系证明、公证书、交通事故认定书、公证书、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税务登记证、罗斌身份证复印件、证明、劳动合同、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参保人险种缴费明细表、银行流水账、派出所证明、住院诊断证明书、死亡医学证明书、住宿费发票及本院的庭审笔录等予以佐证。
    本院认为,本案是发生在机动车与非机动车之间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双方当事人应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及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及事故责任大小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交警部门作出的事故认定书事实清楚,定责准确,本院予以确认。被告张某营、何某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应视为放弃当庭抗辩及质证的权利。
    关于本案的民事赔偿责任问题。粤BR6556号车辆没有购买交强险,故应由被告某某港公司在交强险损失赔偿限额内对原告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被告何某作为实际支配人应对交强险损失限额部分责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超出部分,因被告张某营对事故负同等责任,故应对原告的损失承担60%的赔偿责任。被告何某作为粤BR6556号车辆的实际支配人,被告某某港公司作为粤BR6556号车辆的登记车主,与被告何某属挂靠经营关系,应对原告的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根据原告的诉讼请求、法定的赔偿计算标准、原告的举证情况及被告的答辩意见,本院认定原告在本次事故中遭受的损失有:
     1、住院伙食补助费:冯某珠住院5天,按照国家机关一般工作人员的出差伙食补助50元/天的标准计算,即250元。
     2、死亡赔偿金:冯某珠是农村户口,原告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冯某珠在事故发生前在城镇居住一年以上,且有固定收入,故冯某珠死亡赔偿金按照广东省上一年度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的标准计算20年,即10542.84元/年×20年=210856.8元。冯某珠的母亲陈某华需被抚养7年,有包括原告在内的5名成年子女赡养;其未成年子女郭某仍需被扶养4年11个月,由其父母两人共同抚养。故被扶养人生活费为:7458.56元/年×7年÷5人+7458.56元/年×(4+11/12)年÷2人=28777.61元。原告诉请的被扶养人生活费应计入死亡赔偿金,两项合共计239634.41元。
     3、丧葬费:按照职工平均工资56401元/年的标准计算6个月,即56401元/年÷12个月/年×6个月=28200.5元。
     4、住宿费:冯某珠发生死亡的交通事故,其家属到东莞处理相应事宜,需要发生住宿费用。根据原告提供的票据,和考虑到住宿的客观情况,本院酌情支持2000元。
     5、护理费:因原告未能提供护理人员的工作收入证明,故参照东莞市护工从事同等级别护理的劳动报酬标准50元/天计算,冯某珠住院5天,即250元。
     6、误工费:原告主张在事故发生前冯某珠以东莞幸康电子有限公司任职,月平均工资3142.43元,本院予以采信。误工费计算为:3142.43元/月÷30天/月×5天=523.74元,
     7、处理事故人员误工费:本院酌情按3人处理事故,每人误工10天,以东莞市职工最低工资标准1310元/月标准来计算,即1310元/月÷30天×10天×3人=1310元。
     8、精神损害抚慰金:本次事故造成冯某珠死亡,必然使原告在精神上遭受较大的痛苦。结合损害后果、被告的赔偿能力以及当地的平均生活水平等因素考虑,本院酌情支持50000元。
    以上费用,第1项250元属于医疗费用赔偿限额范围,应由被告某某港公司在交强险医疗费用赔偿限额10000元内承担赔偿责任。第2-8项共321918.65元属于死亡伤残赔偿限额范围,应由被告某某港公司在死亡伤残赔偿限额范围110000元内承担赔偿责任,余下211918.65元,由被告张某营承担60%的赔偿责任,即127151.19元。综上,被告某某港公司共应赔偿原告110250元,被告何某对该部分赔偿金额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被告张某营共应赔偿原告127151.19元,被告某某港公司和被告何某对此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原告超出上述赔偿款项的部分,本院不予支持。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二款、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百二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七条至第二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二条、第一百四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限被告某某港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三日内赔偿110250元给原告郭某根、陈某华、郭某。
    二、被告何某对被告某某港公司的赔偿责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三、限被告张某营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三日内赔偿127151.19元给原告郭某根、陈某华、郭某。
    四、被告某某港公司和被告何某对被告张某营的赔偿责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五、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诉讼费用8842元(原告已预交4421元),由原告郭某根、陈某华、郭某承担4679元,被告某某港公司、何某连带承担1933元,被告张某营、某某港公司、何某连带承担2230元。原告在立案时申请缓交4421元诉讼费已获本院批准,原、被告应在判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按各自承担的数额,迳付本院。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副本,上诉于广东省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李 某
代理审判员 张 某
人民陪审员 莫某明
 
二〇一四年五月二十三日
书 记 员 黄某聪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第一百零六条公民、法人违反合同或者不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
公民、法人由于过错侵害国家的、集体的财产,侵害他人财产、人身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
没有过错,但法律规定应当承担民事责任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
第一百一十九条侵害公民身体造成伤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因误工减少的收入、残废者生活补助费等费用;造成死亡的,并应当支付丧葬费、死者生前扶养的人必要的生活费等费用。
第一百二十六条建筑物或者其他设施以及建筑物上的搁置物、悬挂物发生倒塌、脱落、坠落造成他人损害的,它的所有人或者管理人应当承担民事责任,但能够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除外。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八条受害人或者死者近亲属遭受精神损害,赔偿权利人向人民法院请求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的,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予以确定。
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请求权,不得让与或者继承。但赔偿义务人已经以书面方式承诺给予金钱赔偿,或者赔偿权利人已经向人民法院起诉的除外。
第十九条医疗费根据医疗机构出具的医药费、住院费等收款凭证,结合病历和诊断证明等相关证据确定。赔偿义务人对治疗的必要性和合理性有异议的,应当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
医疗费的赔偿数额,按照一审法庭辩论终结前实际发生的数额确定。器官功能恢复训练所必要的康复费、适当的整容费以及其他后续治疗费,赔偿权利人可以待实际发生后另行起诉。但根据医疗证明或者鉴定结论确定必然发生的费用,可以与已经发生的医疗费一并予以赔偿。
第二十条误工费根据受害人的误工时间和收入状况确定。
误工时间根据受害人接受治疗的医疗机构出具的证明确定。受害人因伤致残持续误工的,误工时间可以计算至定残日前一天。
受害人有固定收入的,误工费按照实际减少的收入计算。受害人无固定收入的,按照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计算;受害人不能举证证明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状况的,可以参照受诉法院所在地相同或者相近行业上一年度职工的平均工资计算。
第二十二条交通费根据受害人及其必要的陪护人员因就医或者转院治疗实际发生的费用计算。交通费应当以正式票据为凭;有关凭据应当与就医地点、时间、人数、次数相符合。
第二十三条住院伙食补助费可以参照当地国家机关一般工作人员的出差伙食补助标准予以确定。
受害人确有必要到外地治疗,因客观原因不能住院,受害人本人及其陪护人员实际发生的住宿费和伙食费,其合理部分应予赔偿。
第二十七条丧葬费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标准,以六个月总额计算。
第二十八条被扶养人生活费根据扶养人丧失劳动能力程度,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和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标准计算。被扶养人为未成年人的,计算至十八周岁;被扶养人无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计算二十年。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
被扶养人是指受害人依法应当承担扶养义务的未成年人或者丧失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成年近亲属。被扶养人还有其他扶养人的,赔偿义务人只赔偿受害人依法应当负担的部分。被扶养人有数人的,年赔偿总额累计不超过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额或者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额。
第二十九条死亡赔偿金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按二十年计算。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的证据,或者人民法院认为审理案件需要的证据,人民法院应当调查收集。
人民法院应当按照法定程序,全面地、客观地审查核实证据。
第一百四十二条法庭辩论终结,应当依法作出判决。判决前能够调解的,还可以进行调解,调解不成的,应当及时判决。
第二百五十三条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支付迟延履行金。
 

返回顶部

137-2440-5886134-345-36777
企业邮箱
在线咨询在线咨询
微信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