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约克律师事务所专业为你提供东莞刑事、离婚、房产、工伤、交通法律免费咨询服务

当前位置:首页>业务范围 > 交通事故 > 热点案例 >

交通事故发生后无故离开现场,保险公司商业三者险不予理赔

交通事故发生后无故离开现场,保险公司商业三者险不予理赔
 
              
       交通事故发生后无故离开现场,商业三者险不予理赔
——原告樊XX诉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江西分公司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

裁判要旨
    驾驶员在未依法采取措施保护现场的情况下,弃车离开事故现场,不符合一般社会道德准则,而符合商业三者险合同约定的免责情形,且在保险合同中,保险公司已对该免责条款以加黑字体予以提示,该条款合法有效,作为商业三者险的承保公司依法不承担赔偿责任。

案例索引
    一审:江西省南昌县人民法院(2016)赣0121民初1159号民事判决(2016年12月23日)
    二审:江西省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赣01民终852号民事判决(2017年08月04日)

基本案情
    2015年10月11日17时25分许,被告万XX驾驶赣MP1XX号小车从蒋巷前往南昌,行驶至蒋巷中心公路山尾西樊路段时,遇前方原告樊XX驾驶的无牌二轮电动车正常行驶,万XX注意安全不够致使赣MP1XX号小车与樊XX驾驶的二轮电动车发生追尾,造成樊XX受伤及车辆受损的道路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后驾驶员万XX离开事故现场。经南昌县公安局交通管理大队作出南公交认字〔2015〕第J043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万为承担本次事故的全部责任。2016年5月3日,原告樊XX将被告万为及其承保公司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江西分公司(下称“平安财保江西分公司”)诉至江西省南昌县人民法院,要求赔偿各项损失653591.97元。

法院裁判
    一审法院认为:事故发生时,被告万XX弃车离开事故现场,其虽陈述已拨打120,并通知邓XX至事故地点处理相关事宜,但无证据予以证实。根据中国平安保险公司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条款第四条约定:“发生意外事故时,驾驶人有以下情形之一的,保险人不负赔偿责任:……(八)事故发生后,被保险人或驾驶人在未依法采取措施的情况下驾驶车辆或者遗弃保险车辆逃离事故现场,或故意破坏、伪造现场、毁灭证据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条规定在道路上发生交通事故,车辆驾驶人应当立即停车,保护现场;造成人身伤亡的,车辆驾驶人应当立即抢救受伤人员,并迅速报告执勤的交通警察或者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因抢救受伤人员变动现场的,应当标明位置。乘车人、过往车辆驾驶人、过往行人应当予以协助。故发生交通事故后,车辆驾驶人立即停车,保护现场,这是法律赋予的法定义务。被告万XX在发生交通事故后弃车离开事故现场,不符合一般社会道德准则,也符合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约定的免责情形,且在保险合同中,平安财保江西分公司已对该条款以加黑字体予以提示,该条款合法有效,被告平安财产江西分公司作为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的承保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
    原告樊XX不服一审判决,向江西省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上诉称:“一审法院对被上诉人万XX是否具有交通肇事逃逸行为没有查清,交通事故认定书中说事故发生后万XX离开现场,一审法院就此推定万XX具有交通肇事逃逸行为明显缺乏事实依据,据上诉人了解,被上诉人万XX在事故发生后,并未在第一时间离开事故现场,通知了其家人同时并报了警,其在家人到达事故现场后,因怕挨打才离开现场,故其不属于逃逸。故请求:1.撤销原审判决,依法改判平安财保江西分公司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赔偿上诉人30万元损失;2.一、二审诉讼费由各被上诉人负担。”
    二审法院认为:被告万XX并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在事故现场可能受到人身伤害,也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其及时报案或对伤者进行了及时的救助,其“离开现场”的行为属于中国平安机动车车辆保险条款第四条第八项的规定,故一审法院认定平安财保江西分公司作为商业三者险的承保公司不承担保险责任,并无不当。上诉人要求平安财保江西分公司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赔偿上诉人30万元损失的上诉请求 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据此,2017年08月04日,江西省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7)赣01民终852号民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裁判解析
    本案主要涉及的争议焦点:事故发生后驾驶员未依法采取措施离开现场,保险公司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应否承担赔偿责任?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条规定在道路上发生交通事故,车辆驾驶人应当立即停车,保护现场;造成人身伤亡的,车辆驾驶人应当立即抢救受伤人员,并迅速报告执勤的交通警察或者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因抢救受伤人员变动现场的,应当标明位置。乘车人、过往车辆驾驶人、过往行人应当予以协助。该法律规定对于发生交通事故后,驾驶员应当履行的法定义务作出了明确规定,即停车保护现场,抢救受伤人员,报告执勤交警或者公安交通管理部门均是驾驶员的法定义务,非因受伤而不得为之的情形外,均应由驾驶员履行,其他人员可以予以协助,但不能取而代之。根据交警所查明的事实,本案被告万XX在事故发生后,在未依法采取措施的情形下,弃车离开现场,其行为显然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条的禁止性规定。
   《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二十五条规定痕迹或者证据可能因时间、地点、气象等原因导致灭失的,交通警察应当及时固定、提取或者保全。车辆驾驶人有饮酒或者服用国家管制的精神药品、麻醉药品嫌疑的,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应当按照《道路交通安全违法行为处理程序规定》及时抽血或者提取尿样,送交有检验资格的机构进行检验;车辆驾驶人当场死亡的,应当及时抽血检验。即驾驶员不仅是交通事故的当事人,其自身还可能附有因时间、地点、气象等原因导致灭失的证据或痕迹,例如酒驾、毒驾因时间的推移会导致检测数据的模糊,甚至灭失。故发生交通事故后,驾驶员留在事故现场不仅有利于公安交警部门查明案情,也有利于伤者得到及时的救治,避免二次伤害。
    根据案涉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条款第四条:“发生意外事故时,驾驶人有以下情形之一的,保险人不负责赔偿责任:……(八)事故发生后,被保险人或驾驶人在未依法采取措施的情况下驾驶车辆或者遗弃保险车辆逃离事故现场,或故意破坏、伪造现场、毁灭证据的。”《中国保险行业协会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示范条款》第二章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责任免除第二十四条:“在上述保险责任范围内,下列情况下,不论任何原因造成的人身伤亡、财产损失和费用,保险人均不负责赔偿:……(二)驾驶人有下列情形之一者:1.事故发生后,在未依法采取措施的情况下驾驶被保险机动车或者遗弃被保险机动车离开事故现场;……”现行机动车商业保险条款的约定,发生意外事故后驾驶员离开事故现场的行为,该行为无论系构成“交通肇事后逃逸”,还是仅仅系“未依法采取措施离开事故现场”,均属于商业三者险合同约定的免责事由。故被告万XX在事故发生后未依法采取措施离开事故现场的行为不仅违反了法律禁止性行为,也符合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合同所约定的免责情形。
    另外,本案二审诉讼中,上诉人樊XX向法庭提交了一份由南昌县交警大队出具的《情况说明》,以此证明肇事司机万XX弃车离开事故现场的行为不属于交通肇事逃逸。但二审最终并未采信该份证据材料,而是支持了一审法院认定的万XX构成逃逸的事实。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

137-2440-5886134-345-36777
企业邮箱
在线咨询在线咨询
微信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