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约克律师事务所专业为你提供东莞刑事、离婚、房产、工伤、交通法律免费咨询服务

当前位置:首页>业务范围 > 交通事故 > 答疑解惑 >

他人代为投保下逃逸条款的效力分析

他人代为投保下逃逸条款的效力分析

——原告周XX诉被告彭XX、熬XX、天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新余中心支公司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

          
 
■裁判要旨
    肇事司机明知发生交通事故,在具备当即报警条件下未迅速报警,未对伤者立即尽救助义务,亦未尽协助调查义务,直接离开事故现场,客观上有离开事故现场的行为,且离开不具备合理性和必要性,主观上存在再三违背诚实信用原则,逃避法律责任的故意,故可以推定肇事司机存在逃逸行为。另外,逃逸免责条款系将法律禁止性规定作为保险合同的免责事由,保险人仅需要对该条款进行提示义务该条款即生效。本案中,保险人交付给投保人的代理人的保险条款已用字体加黑、下划线等方式对该条款进行了提示,且该代理人已在投保人声明处签名确认对保险人就保险条款下划线部分的内容的说明和提示完全理解,故可以确定保险人已就该条款履行了提示和明确说明义务,该条款应发生法律效力。
■案例索引
一审:江西省新余市渝水区人民法院(2016)赣0502民初1663号民事判决(2017年05月05日)
二审:江西省新余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赣05民终305号民事判决(2017年08月18日)
■基本案情
    2015年11月6日20时47分许,被告彭XX驾驶赣KD0XX号小车在新余市仙来西大道延伸段龙盘隧道由北往南行驶至龙盘隧道出口前方路段时,追尾撞到廖春X驾驶停靠在道路左侧靠近道路中央隔离花圃的赣KTXXXX号小车,造成赣KDXXXX号小车乘坐人员周振远、钟社兵、原告周XX以及准备打开驾驶室车门上车的廖春X和被告彭XX受伤,两车受损的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后,被告彭XX下车至对方车旁查看伤者,随即用自己的电话拨打其朋友付XX电话要其到现场来,未拨打“110、120”报警电话。后在事发现场附近停留,20时55分交警城北大队民警到达现场查勘,经询问、查询等调查一直未找到赣KD0XX号小车驾驶员,被告彭XX在事发现场未向民警表明身份。22时13分许被告彭XX用付倩手机拨打“110、120”报警,谎称要去医院离开现场,未到公安机关投案。2015年11月7日10时许,被告彭XX到交警城北大队投案,在办案中心向办案民警做了“案发当晚在家吃的晚饭、手机因车祸被撞坏报不了警、事发后因受伤去医院治疗”等虚假供述。2015年11月11日9时,被告彭XX在交警城北大队办案功能区向办案民警作了“其案发当晚和朋友在外面吃饭、手机没有因车祸撞坏、案发后用其本人手机拨打了其朋友电话、案发后没有去医院而是回家”的供述。
   此事故经新余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城北大队作出事故认定,被告彭XX负事故主要责任,廖春仁负事故次要责任,原告周XX、钟社兵、周振远不负事故责任。廖春仁不服事故认定申请复核,新余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维持该事故认定书。原告周XX因车辆受损赔偿未果向新余市渝水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法院裁判
    一审法院认为:“在事故发生后,被告彭XX未能及时报警,也未采取救助伤者的措施,在交警到达现场后亦不表明其驾驶员身份,其行为属于逃逸,故被告天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新余中心支公司仅需要在交强险限额范围内承担理赔责任,在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范围内无需承担理赔责任。”
    被告彭XX不服上诉至江西省新余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称:“1.上诉人彭XX的行为不构成逃逸,即便构成逃逸,该行为系发生交通事故后的行为,不存在加重保险人责任的情形,保险公司不能据此免除保险责任;2.该条款未向投保人履行提示和明确说明义务,不发生法律效力。”
    二审法院认为:“本案中,上诉人彭XX明知发生交通事故,在具备当即报警条件下未迅速报警,未对伤者立即尽救助义务,未尽协助调查义务,直接离开事故现场,客观上有离开事故现场的行为,且离开不具备合理性和必要性,主观上存在再三违背诚实信用原则,逃避法律责任的故意,故可以推定上诉人彭XX存在逃逸行为。另外,逃逸免责条款系将法律禁止性规定作为保险合同的免责事由,被上诉人天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新余中心支公司仅需要对该条款进行提示义务该条款即生效。本案中,被上诉人天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新余中心支公司交付给投保人熬XX的代理人敖清飞的保险条款已用字体加黑、下划线等方式对该条款进行了提示,且敖清飞已在投保人声明处签名确认对保险人就保险条款下划线部分的内容的说明和提示完全理解,故可以确定被上诉人天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新余中心支公司已就该条款履行了提示和明确说明义务,该条款应发生法律效力。”
据此,2017年09月18日,江西省新余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7)赣05民终305号民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裁判解析
    本案主要涉及两个法律争议问题:1.逃逸事实如何认定?2.在他人代为投保的情况下,逃逸条款的效力应如何认定?
    1.关于逃逸事实的认定问题。
    虽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对‘“交通运输肇事后逃逸”进行了定义,但是在民事案件处理中,由于交警部门未对肇事司机的逃逸行为作出认定,导致法院认定肇事司机是否构成逃逸时常产生争议。本案亦是如此,最终一、二审法院结合肇事司机在发生交通事故后的行为对其是否构成逃逸作出了认定。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条第一款规定:“在道路上发生交通事故,车辆驾驶人应当立即停车、保护现场;造成人员伤亡的,车辆驾驶人应当立即抢救受伤人员,并迅速报告执勤交通警察或者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因抢救受伤人员变动现场的,应当标明位置。乘车人、过往车辆驾驶人、过往行人应当予以协助。”保护现场、立即抢救受伤人员、迅速报警是交通事故驾驶人的法定义务。驾驶人违反法定义务,在发生交通事故后,在具备当即报警条件下无正当理由未迅速报警、也未对伤者立即救助及协助调查,有违诚实信用之原则,亦具有逃避责任之故意。故此,一、二审法院在交警部门未认定彭XX构成逃逸的情况下,依法直接认定彭XX构成逃逸。从中可知,法院对逃逸行为的认定主要包括以下三个方面:     ⑴肇事司机明知发生了交通事故。即肇事司机知道自己的行为导致了交通事故发生,如果肇事司机没有意识到交通事故的发生而离开事故现场,则不能认定为逃逸。⑵肇事司机是为了逃避法律追究,这里的法律追究,不仅包括刑事责任追究,亦包括民事赔偿责任的追究。实践中不排除有部分人是因为害怕遭受被害人亲友的殴打而离开现场,这部分人一般在离开时会通过报警的方式交待事故发生的经过,以配合交警部门的处理。如果肇事司机离开之后便隐匿,甚至查无音信,则仍应该认定为逃逸。⑶肇事司机实施了离开事故现场、隐匿或者其他不配合交警部门调查等不具合理性的行为。肇事司机是交通事故现场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交警部门未介入调查之前,如果肇事司机离开则无法确认肇事司机的具体身份以及事发当时驾驶人是否存在饮酒等禁驾事由,从而导致案件事实(保险事故性质、原因等)无法查清,容易引发道德风险。
     2.关于他人代为投保下逃逸条款的效力认定问题。
   (1)他人代为投保的行为符合民事代理行为。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六十三条第二款:“代理人在代理权限内,以被代理人的名义实施民事法律行为。被代理人对代理人的行为,承担民事责任。”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六十二条:“代理人在代理权限内,以被代理人名义实施的民事法律行为,对被代理人发生效力。”对于代理人实施的民事法律行为应及于被代理人(即投保人)。虽然代理行为的发生只是一个简单的民事行为,但是当中也会产生一定的附随义务,如代理人的分析判断义务和转告知义务等,因此,代理人的代理行为对被代理人发生法律效力。
    具体到本案,敖清飞受车主熬XX委托代为办理赣KD0XX车辆保险投保事宜,领取了保险单及保险条款并在投保人声明处签字确认“本人已收到保险条款并仔细阅读,尤其是加下划线部分的条款内容,并对保险公司就保险条款内容的说明和提示完全理解,没有异议,申请投保。本投保单所填写的内容均属事实。”故而可以确定,敖清飞已收到保险公司交付的保险条款,并且保险公司已经向投保人的代理人熬XX履行了提示和明确说明义务,进而产生涉案保险免责条款发生法律效力的法律后果,该法律后果及于投保人熬XX。
   (2)逃逸免责属保险合同将法律禁止性事项纳入保险合同免责。
    从《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条:“在道路上发生交通事故,车辆驾驶人应当立即停车,保护现场”,《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九十二条:“发生交通事故后当事人逃逸的,逃逸的当事人承担全部责任。”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定,因而发生重大交通事故,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交通运输肇事后逃逸或者有其他特别恶劣情节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因逃逸致人死亡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等相关法律规定中可以看出,发生交通事故后逃逸的行为属于法律所明文禁止的行为,本案当中的逃逸条款系将法律禁止性规定作为保险合同的免责事由,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规定:“保险人将法律、行政法规中的禁止性规定情形作为保险合同条款的免责事由,保险人对该条款作出提示后,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以保险人未履行明确说明义务为由主张该条款不生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逃逸免责条款是否生效主要看保险人是否已尽提示义务即可确定。
    结合上述两点,在他人代为投保的情况下,如保险人已向投保人的代理人交付了保险单及保险条款,并且当中的免责条款已经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二)》第十一条所规定的要求履行了提示义务,那么法院认定该条款发生法律效力合乎事实与法律规定。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

137-2440-5886134-345-36777
企业邮箱
在线咨询在线咨询
微信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