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约克律师事务所专业为你提供东莞刑事、离婚、房产、工伤、交通法律免费咨询服务

当前位置:首页>经典案例 >

“江歌案”刑事判决书(还原真相)

“江歌案”刑事判决书(还原真相)
 
    当地时间12月20日15:35(北京时间14:35),“江歌案”于东京地方裁判所做出一审判决:被告陈世峰犯恐吓罪和杀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
 
    判决书译文:
 
    本案争议点有二:
 
    1)行凶前的经过,尤其是被告是否事先携带凶器水果刀前往现场;
 
    2)被告产生杀意的时间点。
 
    被告辩护人称,被告并未事先准备凶器,而且是在与被害人争夺水果刀时,失手造成致命的刺切伤之后,才产生杀意。被告辩护人因此主张,判决应是杀人未遂罪。本庭认为被告自行携带凶器,一开始就怀有杀意,对被害人进行了杀害。
 
    一、被害人江歌(以下简称江)的负伤状况
 
    本庭认定,被告手持刃长9.3厘米的水果刀,对江颈部造成11处以上刺伤和切伤,深达8厘米的伤口就有多处,还有贯穿颈部的伤口。其中致命伤为刺切伤,最深达8厘米(下面称致命伤为6号伤口)。法医鉴定,被告至少对江颈部进行了11~12次刺伤行为。
 
    除此之外,江当时身穿的大衣、衬衫、衣领和肩膀处也有10多处损伤,大衣被多处穿透。一连串创伤都是在大内公寓201号室门前狭窄空间,短时间造成的。以上事实得到认定。
 
    从凶器形状、江的受伤部位、程度、还有刺击次数,以及江衣服所受损伤,行凶地点和整个时间进程,都可以强烈推断,被告行凶伊始就怀着杀意,对江施加了一连串刺击。江的颈部伤口,就是在这一连串刺击行为中造成的。
 
    二、有关被告是否对江急救
 
    相关证据显示,被告用刀刺江颈部后,江血流如注,失去意识,瘫倒在地。面对这一切,被告人没有采取任何救助措施,马上离开现场。从被告的态度可以认定,被告完全罔顾、也毫不担心江的生命危险,也没有采取避免江因自己的行为而死亡的行动。
 
    三、关于凶器水果刀
 
    相关证据证明,凶器水果刀原本有刀鞘。但是,现场在江的背包、衣服里都未发现刀鞘。在行凶现场201号房间室内也未发现刀鞘。而且,刘鑫(以下简称刘)在警方抵达后完全处于警方监控之下,若想处理刀鞘非常困难。因而不能认为水果刀是刘或江持有。所以可以推断,凶器水果刀为被告人自己携带到现场。
 
    四、小结
 
    综上所述,被告用自己准备的水果刀,对江的颈部多次反复刺击。在一连串刺击行为中,造成损坏左总颈动脉的致命伤。
 
    被告持水果刀,多次刺击江身体重要部位,使其颈部血流如注。然而,被告没有采取任何救助措施,立即离开现场。可以认定,被告从加害行为伊始,就对江怀有极强的杀意。
 
    因此,被告所犯罪行属于杀人罪,是极为明确的。
 
    五、关于辩护人的主张
 
    被告辩护人称,刀具并非被告携带而来。6号伤口是在被告与江夺刀拉扯时,偶然刺中而造成的,在这个时间点,被告没有杀意。被告其后的刺击行为,和江的死亡缺乏因果关系,因而主张仅适用杀人未遂。
 
    1、被告辩解说是江拿出了刀。这种说法缺乏信用度。
 
    有关证据证明,江双手手指上,有多处防御伤。江衣服也有损坏。而被告手上却没有防御伤。被告称其左手拇指根部有伤。但是出庭作证的岩濑医师说,观察被告在事发18个小时后拍的手部照片后,不能认定这是当时造成的伤痕。根据客观证据判断,是被告手握刀柄,对江造成防御伤等伤口。被告的主张不合理,和证据显示的客观事实完全不吻合。
 
    2、有关辩方认为江的致命伤为偶然失手所致的说法
 
    被告辩解称,致命伤是在双方夺刀揪斗时偶然造成的。看到江血流如注,被告本来想施救,但考虑到父母将承担高额医疗费,而且江若死了,就没人知道自己是凶手,因而产生杀意,对江的颈部次了10刀左右。其时,刘已报警,因而不能向刘鑫求助,203室住户探头往外看,两人虽四目相对,但只是一瞬之间,被告也没有机会向203室住户求救。
 
    但是,被告对江造成的致命伤是在一连串刺击行为中造成的,杀意明显,仅仅6号伤口出于偶然和失手造成的说法不能认可。
 
    如果被告确属失手,应立即施救。在当时状况下,被告有可能做到。但被告不仅没有采取任何救护措施,反而意志坚定地连续刺击江。辩方的主张极不自然,不合理,也无法理解。
 
    辩护人称被告是和大内公寓203室住户四目相对后产生杀意,然后连续刺了很多刀。而大内公寓203室住户称,其探头出来,和被告四目相对,关上门后,立即听到有人离开的脚步声。被告的说法和该证词不吻合。而203住户证词的信用度毫无问题。因而,被告的辩解不可采信。
 
    综上所述,被告的所有辩解都不可信。基于被告辩解的辩护人的主张也不能采用。
 
    六、总结
 
    即使探讨辩护人此外的所有主张,被告基于强烈杀意,连续多次刺击江歌致死的本庭认定内容,也没有任何产生合理疑问的余地。
 
    本案量刑以被告杀人之事实为中心进行。
 
    被告杀人经过如下:被告在行凶前一天来到前女友打工的地方,要求复合,被前女友坚定拒绝,并告知他有喜欢的人。此后,被告对前女友发信息说,“如果你和他交往,我会不顾一切”。
 
    几个小时后,被告携带刀具凶器和替换衣服,来到被害人和前女友所住公寓的外部楼梯,事先埋伏,伺机行凶。而前女友与被害人一起回家,一个人先行跑进房间。被告因而见不到前女友。其后,在走廊对被害人犯下第二杀人行为。
 
    被告杀人手法极为凶残,多次集中刺击被害人颈部。显然,被告怀有极为强烈的杀人意图。被告不仅携带刀具,还准备了替换衣服,可以认为是怀着杀害前女友的目的,前去大内公寓。而且,被告知道事情未按自己计划进展时,本可以离开现场。但是,被告却杀了完全无辜的被害人。
 
    被告从准备刀具到杀人的一系列行动中,完全罔顾人命,态度极其恶劣,应给予强烈谴责。而被告在本庭陈述持刀杀死江的经过和原因时,试图用不合理的辩解,将责任转嫁到被害人和前女友身上。被告自始至终企图为自己脱罪。从被告的态度中,根本看不到诚挚的反省之意。
 
    除此之外,综合被告的恐吓行为,并在量刑中参考持凶器杀死1人的过往杀人事件判例。本庭宣判如下:
对被告处以20年有期徒刑。其中减去被告已被拘留的200天。
 
    被告如对本判决不服,可于明天起14日内,向东京高等法院递交上诉理由书,提起上诉。
 
    接下来需要审理本案刑事赔偿相关手续,现宣布闭庭。
 
    (主审法官宣读判决理由至认定被告杀人罪后不久,被告陈世峰一度突然似乎晕厥,脸朝左砸在桌子上,发出很大声响。法警试图扶起陈,陈半晌没反应。陈似乎恢复意识后,头仍摇晃欲坠,似不能自行在椅子上坐稳。主审法官吩咐法警在后面扶持陈,令陈抬起眼睛,听完判决。此后,法警一直在身后扶着陈。陈颈脖上大汗淋漓。主审法官宣判后,江歌母亲起身向法庭深鞠一躬,表情平静)
 
    检方陈述依据(关键因素)
    1、行凶过程,危险恶劣。对被害人江歌用刀刺脖子的部分,造成致命伤,被告对此也很清楚,伤口集中在脖子上,深度6.5~8cm,全身多达11~12处伤口。
    2、杀意明确强烈,从陈世峰的行凶过程和行凶手段来看,是有计划性的,属于蓄意谋杀。
    3、杀人动机,杀人动机非常自私,从两三个月前开始跟踪刘鑫,向刘鑫发了恐吓短信,对刘鑫有尾随妨碍行为。江歌在此次事件中是没有任何问题的,江歌只是保护刘鑫而已。对于陈世峰来说,江歌是很麻烦的存在。
    4、后果严重,江歌本来前途无量,准备在日本工作,江歌妈妈的悲伤是非常痛苦的。此事案件,给社会带来恶劣的影响。
    5、作案有计划性,陈世峰经过了非常周到的准备,去杀害刘鑫。没有使用交通卡,而是选择买车票,其穿的衣服和准备好换洗的衣服,戴着口罩、没有戴眼镜、购买威士忌等,可以看出有很周密的计划性。
    6、目的性,不仅杀害江歌,其目的是为了杀害刘鑫,如果刘鑫当时把门打开,刀没有断的话,他也许会继续去杀刘鑫(重要)
    7、无反省,从法庭上的表现来看,陈世峰丝毫没有反省的意思,不断在重复不合理的主张,认为他只是表面形式的谢罪道歉,不反省的态度让受害人家属难过。行为具有报复性,没有悔恨,道歉只是形式上的。
    检方对最终求刑的判断理由:被害人家属(江歌妈妈)希望以杀人罪判处陈世峰死刑,检方认为陈世峰是杀人罪和恐吓罪并犯,可以判处死刑或者无期徒刑,以及最高有期徒刑22年。从过往案例来看,行凶对象只有一个人,嫌犯陈世峰并不存在精神问题,江歌本身也没有任何问题是无辜的,所以根据以上条件求刑20年。
    双方律师陈述时间(陈世峰代理律师和江歌妈妈代理律师)
    江歌妈妈代理律师陈述:
    ●江歌和陈世峰并没有过节,只是保护了刘鑫,没有被杀的理由。
    ●此次案件及其残忍,陈世峰是全副武装去行凶的,并且在短时间内给江歌造成了致命伤,并且在案发之后放置江歌尸体逃跑了。
    ●陈世峰的犯罪行为很明显,他十分自私只考虑到了自己,并且具有攻击性。不愿意接受刘鑫对自己的拒绝,对刘鑫产生了复仇心理。不仅准备了杀人用的刀,而且在案发之后销毁证据。也没有考虑到现场是江歌的家,会牵连到江歌。
    ●陈世峰案发当时由怒火支配,脑子里只有复仇和要怎么脱身。案发后,他放置江歌尸体逃走,并销毁证据,企图捏造不在场证明,而且证词前后矛盾。
    ●陈世峰完全没有反省,此次事件对社会的影响也很恶劣。
    综上所述,我方请求处以陈世峰死刑。
    陈世峰代理律师陈述:
    对检方这几天庭审的举证进行反驳,以下是几点关键点
    ●非计划性杀人。案发当天被告人在7-11选威士忌的时候还花了3分钟左右时间(监控摄像头有拍到),佐证其不是为了壮胆才买酒。去江歌家的路上,在电车上不小心睡着以至坐过站,佐证其没有要去杀人的紧张感。
    ●检方指控基于刘鑫的证词,但刘鑫证词完全不可信。
    1、刘鑫做伪证的证明:案发当时,江歌为了保护刘鑫从外面锁门,从时间上来说是不太可能的,所以锁门的不是江歌,是刘鑫(刘鑫主张没有锁门)
    2、去年警方找刘鑫做笔录的时候,距离案发不到一个月,刘鑫却说自己记不得了,这很奇怪。
    3、110报警录音里警方问:“门锁了吗?”刘鑫回答:“锁了,我没事”。可是今年出庭作证的时候,证词又不一样了,这是她害怕遗属谴责,做了伪证。
    ●被告人没有准备刀具,刀是刘鑫递出给江歌后,刘鑫锁门,等被告人走后,回收了刀柄洗净并放在外面楼梯处第一个台阶上,可以淋到雨的地方。(案发当天下雨,刀柄被发现在距离房间8.36米远的楼梯上,按理来说应该有受害者血液的刀柄上并未发现血液,表面和背面很干净,只有刀刃和刀柄的连接处有发现血液)所以,如果被告人要回收刀柄的话,不会把它放在现场,而是一起处理掉。
    其顺序应该是:刘鑫回收刀柄→在家洗干净→放在楼梯第一节台阶→第二次报警+叫救护车。
    ●案发后,11月6日,陈世峰去了研究室。但是没有处理刀的包装盒子,佐证被告人没有从研究室拿刀(包装上没有检验出被告人的DNA和指纹等)。同时,律师表示如果真想杀人的话,也不会选择水果刀,更不会选择百元店的刀。
    ●表示理解江歌妈妈很想处罚被告人的心情,以及理解其请求处以杀人未遂中最重的刑罚(死刑)的心境。
    此时,江歌妈妈突然站起来说:“我请求法官判陈世峰无罪!当庭释放!”(情绪激动、一直在哭)
    随即被法官劝退
    法官:如果你要发言的话,你要离开法庭。(再次确认江歌妈妈是否要离开法庭)江歌妈妈没有再继续说话。
    陈世峰最后陈述:
    陈世峰起立,用中文进行了被告人陈述
    陈世峰:在这里,请允许我对江歌和刘鑫致以歉意,我的人际关系处理的不好,不应该在分手之后还继续纠缠她。在江歌的事情上,很多环节我是可以刹车的,但是我没有刹车……如果刹车的话,完全可以避免这个事情的发生。刘鑫,对不起。江歌,对不起。(双手合十)
    对江歌母亲再次说声对不起,我知道现在这次事件已经超越了对不起的概念,我也知道你一辈子都会这样伤心,是无法愈合的,夺去的不只是江歌的生命,还有江歌姥姥三代人的全部希望。我对江歌、刘鑫、江歌母亲会尽我全部的个人力量和我个人全部的财产去赔偿,会持续赔偿,直到我生命的最后一天。
    对全体日本国民,发生这样的事件表示抱歉,从逮捕到审理,破费了无数的人力和物力,国民税金造成巨大的损耗,感到非常的抱歉,无地自容。
    对自己的父母、朋友、老师以及帮助过自己的人说声对不起。
    我也希望社会和公众媒体,不只是因为兴趣,而是应该考虑不要让惨剧再次发生,从我身上汲取深刻的教训。
    (向旁听席、记者席方向鞠躬)
    向江歌妈妈再次说声对不起。
    陈世峰在最终陈述后向江歌妈妈下跪磕头道歉。
    江歌妈妈对他大喊:“我不接受!”
    法官:全体退庭,请大家马上退庭。
    以上是今天庭审的全部内容。
    庭审阶段已经结束,12月20日,日本时间下午3点(北京时间下午2点)宣布判决结果。


内容转载自《东京新青年》,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立即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

137-2440-5886134-345-36777
企业邮箱
在线咨询在线咨询
微信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