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约克律师事务所专业为你提供东莞刑事、离婚、房产、工伤、交通法律免费咨询服务

当前位置:首页>业务范围 > 刑事辩护 > 答疑解惑 >

司法实践中司法人员如何认定正当防卫

司法实践中司法人员如何认定正当防卫
 
    正当防卫明确规定于我国《刑法》第二十条,“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害的,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
    正当防卫是法律赋予公民在遭受不法侵害时采用正当方式予以制止的私力救济渠道,但在我国司法实践中,却基于多种多样的原因人为地限制了该违法阻却事由的适用。甚至在有的司法工作人员看来,要构成正当防卫不光是要有不法侵害,还要被侵害人除了正当防卫外没有其他方式避免不法侵害发生的情形下才能评价为正当防卫。
 
广西壮族自治区贵港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附 带民 事 裁 定 书
    原公诉机关广西壮族自治区桂平市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植某乙。
    上诉人(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植某丙。
    上诉人(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植某丁。
    上诉人暨法定代理人(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莫某某。
    上诉人(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植某某。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人)谭某某。
    广西壮族自治区桂平市人民法院审理广西壮族自治区桂平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谭某某犯故意伤害罪暨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植某乙、植某丙、植某丁、莫某某、植某某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一案,于二○一三年七月十一日作出(2013)浔刑初字第43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宣判后,原审被告人谭某某不提出上诉,检察院不提出抗诉,刑事部分的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植某乙、植某丙、植某丁、莫某某、植某某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于2013年8月13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经审阅全案材料,认为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案经合议庭评议。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认定,2012年9月9日19时许,在某商贸城内,植某甲为发泄与妻子争吵的怒气,将刘某经营的“xxx美甲店”的广告灯箱踢烂。当被告人谭某某出来询问为何要踢烂灯箱并要求植某甲赔偿的过程中,植某甲再踢一下广告灯箱,植某甲踢了一脚被告人谭某某的腹部。被告人谭某某即拿起拖把抵抗,植某甲、植某甲、杨某等人就抢去拖把并对其进行殴打。在打斗过程中,被告人谭某某被推倒俯卧在旁边“xx咨询信息部”门前,停放在一旁的摩托车亦被推倒压在其左腿上,“xx咨询信息部”的玻璃门被撞碎,但植某甲、植某甲、杨某等人仍继续殴打被告人的背部。被告人谭某某便从地上抓起一块玻璃向后划去,划伤植某甲颈部、植某甲鼻梁、左上臂。植某甲被划伤后倒在地上,后经送医院救治无效死亡。经鉴定,植某甲死于外伤性(左颈动脉完全横断)失血性休克;植某甲面部及左上臂的损伤均为轻微伤;谭某某右小指及背部的损伤均为轻微伤。
    原判认为,被告人谭某某在与植某戊理论赔偿广告灯箱事宜时,遭受与赔偿无关的死者植某甲脚踢,并继续遭受死者植某甲及植某戊等人的殴打,死者植某甲及植某戊等人主观、行为上明显对被告人谭某某实施了不法侵害。被告人被打倒面朝地背朝天俯卧在地,其左腿也被一辆被推倒的摩托车压住。在此情况下,死者植某甲等人没有放弃对被告人谭某某的殴打,仍然俯身弯腰殴打其背部并致轻微伤,不法侵害始终没有停止。被告人谭某某由于激愤、慌张、恐惧的心理作用,对于所遭受的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的意图的危险程度一时难以分辨,在没有办法选择一种恰当的防卫行为的情况下,为避免继续遭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出于防卫本能,随手抓起地上的碎玻璃条朝背后乱划,导致植某甲被划伤左颈动脉并死亡。被告人谭某某的行为虽然造成植某甲死亡的损害事实,但其防卫行为在当时相对于正在遭受的不法侵害行为的后果而言,未明显超过必要的限度,被告人的行为具备了正当防卫的客观要件,不属于防卫过当,而是正当防卫,依法不负刑事责任。因被告人谭某某的行为是正当防卫,依法不承担赔偿责任。遂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条之规定,判决:
    一、被告人谭某某无罪;
    二、驳回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莫某某、植某乙、植某丙、植某丁、植某某的诉讼请求。
    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莫某某、植某乙、植某丙、植某丁、植某某上诉称,原审被告人谭某某的行为属防卫过当,依法应承担赔偿责任,请求二审予以改判,支持其诉讼请求259021.5元。
    经二审审理查明,原判认定原审被告人谭某某因广告灯箱被踢烂与植某甲理论赔偿事宜,在遭受植某甲、植某甲等人的持续殴打过程中,持碎玻璃条朝划伤植某甲、植某甲,致使植某甲受伤经请求无效死亡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原判认定事实的证据来源合法,内容客观真实,相互之间具有关联性,能相互印证,并经一审法庭庭审质证,查证属实,本院依法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原判刑事部分已发生法律效力。
    对上诉人莫某某、植某乙、植某丙、植某丁、植某某提出原审被告人谭某某的行为属防卫过当,其因植某甲死亡遭受的经济损失为人民币259021.5元,要求改判原审被告人赔偿的上诉意见,经查,上述意见均是上诉人及其一审诉讼代理人在一审法庭审理过程中提出的辩论意见,亦是一审控辩双方的争议焦点,一审法院在判决中已对原审被告人谭某某的行为定性、上诉人因植某甲死亡遭受的经济损失、原审谭某某应否承担赔偿责任依法作了论述,本院对一审判决所作的论述予以确认。上诉人莫某某、植某乙、植某丙、植某丁、植某某上诉仍要求支持没有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
    原审被告人谭某某为使自己的人身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措施制止不法侵害,造成不法侵害人损害,其行为属正当防卫。原审被告人谭某某的行为虽然造成了不法侵害人植某甲死亡,但其防卫行为系针对正在进行的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依法不属于防卫过当。根据现行法律规定,正当防卫造成损害的,依法不承担刑事责任和民事赔偿责任。故上诉人莫某某、植某乙、植某丙、植某丁、植某某上诉再主张原审被告人谭某某的行为属防卫过当、要求改判赔偿经济损失没有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
    原判对附带民事诉讼部分处理得当,依法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一十三条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内容转载自:中国裁判文书网、微信公号刑事法律圈,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立即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

137-2440-5886134-345-36777
企业邮箱
在线咨询在线咨询
微信微信